tiff1681

Marigold 萬壽菊

Deemo裡的歌,M2U和Guriri一起唱的
花朵系列第三首----萬壽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 dreamed a beautiful dream
我作了一個美麗的夢
you are there as well as I
你和我都在那裡
It doesn't seem like a dream
ever it's over
甚至在結束之後,我覺得根本不是夢

I miss you caress my hand as you watch me while I sleep.
想念你在看著我睡覺時牽著我的手
Your melody still remains in this room and it rings
你的旋律仍然在房間裡迴響

Star-la lah- la la, la la la lah
星星-啦 啦-啦 啦, 啦 啦 啦 啦

love you always deeply,
深深的愛著你
genuinely, immensely,
真誠的,非常的
steadily with all my heart.
穩固的在我的心中
Be strong and all will be alright.
變堅強,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You are the aria itself,
你本身就是一首詠嘆調

shine out! shine out! 
閃耀吧!閃耀吧!

I remember you from dream,
我記得你在夢中
playing my favorite song for me.
為我彈奏我所喜愛的曲子
Your melody becomes a part of my whole world.
你的旋律成為我整個世界的一部分

 
Stel-la lah- la la, la la lah
星星-啦 啦-啦 啦, 啦 啦 啦

love you too always deeply,
深深的愛著你
genuinely, immensely,
真誠的,非常的
steadily with all my heart.
穩固的在心中
I’ll be strong and all will be fine. 
我會變堅強,一切都會沒事的
I’ll be strong and all will be fine.
我會變堅強,一切都會沒事的





Myosotis勿忘草

M2U的花朵系列
原文不純粹是英文,所以……嗯
咱還是會寫上去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er Ardua Ad Astra
不畏逆境,抵達星辰吧
Altiora Petamus
讓我們尋求更高之物
Volvente Deo,Lucete Stellae
閃耀之星,作為神聖的意志

I prayed that you might be saved
我祈禱你能被拯救
and took every breath with me in the leafy shade
並帶我在樹蔭下一起呼吸

I caried out in pain,"Please Save Us"
我痛苦地大叫:“請救救我們啊”
Si Nos Amas,Serva Nos.(If you loves us,save us)
如果祢愛我們的話,救救我們吧

we'll get to this hoax that our loave made
當月出來探視晨曦隕滅
when the moon comes out to watch the bright day light die
而我們將會接受這場因愛而生的騙局

Hopefully you'll get used to my hugs and good-byes
當你的愛如同悲嘆的雨般從天空落下
when my love falls out of the sky as mournful rain
只願你能慢慢接受我的擁抱和離別

Per Ardua Ad Astra
不畏逆境,抵達星辰吧
Bye bye,my doleful aria
再見了,我悲傷的詠嘆調

Per Ardua Ad Astra
不畏逆境,抵達星辰吧
Bye bye,my doleful aria
再見了,我悲傷的詠嘆調

星之所在(海楠版翻唱)

還記得那天    星閃滿天下

在那遙遠地方誰在把歌唱

花兒已盛放而草兒也蕩漾

消失在星兒所在的地方

夢見你的臉     溫柔的目光

就像昨日的你還在我身旁

對你的思念     已交織成了線

不知不覺間融化在心房

飛過微亮黎明的鳥兒啊

相信你也一樣在飛翔

風過的夜晚     忽現的月光

記憶裡的天空浮過花的香

無名的山崗是你啟程的地方

曾經的過往是否會被遺忘

雲劃過瞬間     流淌的時光

留下你的身影卻不見模樣

你隨風逝去逝向天邊的幽藍

守望著那片星兒所在的地方

即使夜在黑也不會遺失方向

你就在那片星兒所在的方向

籠中鳥

籠目,籠目

籠中的鳥兒

什麼時候飛出來

在即將黎明的黑夜

鶴和龜跌倒了

在身後的那個人是誰?

是誰殺死了知更鳥?

是誰殺了知更鳥?
是我,麻雀說,我殺了知更鳥
用我的弓和箭

是誰看到他的死?
是我,蒼蠅說,我看到他的死
用我的小眼睛

是誰取走他的血?
是我,魚兒說,我取走他的血
用我的小碟子

是誰來做壽衣?
是我,甲蟲說,我將為他做壽衣
用我的針和線

是誰來挖墳墓?
是我,貓頭鷹說,我將為他挖墳墓
用我的鑿子和鏟子

是誰來當牧師?
是我,烏鴉說,我將為他當牧師
用我的小本子

是誰來當執事?
是我,雲雀說,如果不是在夜晚
我將為他當執事

是誰來拿火炬?
是我,紅雀說,我拿了它片刻
我將為他拿火炬

是誰來當主祭?
是我,鴿子說,我將來當主祭
為我的愛來哀悼

是誰來抬棺?
是我,鳶說,如果不經過夜晚
我將為他抬棺

是誰來扶棺?
是我,鷦鷯說,還有公雞和母雞
我們將為他來扶棺

是誰來唱讚美詩?
是我,畫眉說,當他埋入灌木叢
我將為他唱讚美詩

是誰來敲喪鐘?
是我,牛說,因為我可以拉鐘

所以,再會了,知更鳥
空中的所有的鳥兒
全都在哭泣和嘆息
當他們聽見喪鐘響起
為可憐的知更鳥



啟事

關係人請注意

下回小鳥審判

受審者為麻雀

善良,自私的另一個面貌

道德,靈魂昇華後的產物

文明,被包裝的自然法則

何去何從?何去何從?

(重發) {家教//王女}永遠的誓言 4

沉默讓氣氛更沉悶,最先出聲的是恰比 
[嗚嗚嗚瑪德蓮姐姐嗚嗚嗚] 
[...別哭,一定會把她救出來。]
日郎回神過來安慰恰比,接著站起來往外走,走了幾步突然回頭看著綱吉
[希望你別太過苛責恰比,彭哥列首領。] 
綱吉眨眨眼,面不改色的回答: 
[彭哥列不會種族歧視。倒是你想一個人解決嗎?] 
[先別讓對方知道我和你們合作了,之後麻煩把棺材還給我。] 
等到大門闔上,六道骸問了綱吉: 
[他沒完全說實話,你還敢跟他合作?] 
[至少他現在並沒有惡意,走一步算一步唄。] 
綱吉看到里包恩皺眉,多補充一句: 
[只是覺得他不是壞人而已。]
聽到這句話,大家總算先放下緊張的心情,山本照著綱吉的吩咐五分鐘後帶恰比去支部幫忙,庫洛姆也跟著去,剩下的守護者就回到原位。
寬大的會議室只剩里包恩跟綱吉,里包恩盯著綱吉直到后者覺得快被視線燒出洞,但還是默默的喝紅茶,而前者看對方沒反應就跳下椅子離開,離開前提醒綱吉:
[他一定有理由才會捨棄人類的身份,如果有人妨礙到他的,對方會不擇手段來清除障礙。]
綱吉拿茶杯的手停在半空中,過一會兒才放下。

---日郎方面------------------------------------------------------------

[呼...呼...]
日郎氣喘吁吁的坐在屋頂上,四周散落被砍死的巨型甲蟲和一具燒焦的屍體。
[日郎先生...還好嗎?]
瑪德蓮從旁邊的水塔探出頭來,看到屋頂上只剩她和日郎活著,走出來拍拍日郎的背。
[呼...恰比等下會來,你沒怎樣吧?]
瑪德蓮搖搖頭,嘆一口氣:
[從這些光學隱形的巨型甲蟲來看,蠅男的客戶中有你的敵人,是吧?]
[嗯,你先回去海裡吧...至少等風波過去。]
瑪德蓮停止拍背的動作,日郎站起來後發覺瑪德蓮欲言又止,疑惑的詢問:
[怎麼?]
[...我們還會見面嗎?...]
[...看來令裡告訴你了]
日郎看一會兒從以前到現在還是很善良的瑪德蓮,向不遠處人荒馬亂的彭哥列支部招招手,吸引恰比的注意。
看著恰比往瑪德蓮身上飛撲,日郎的嘴角微微揚起。
抬頭望著徐徐升起的月亮,百年不變---
變的都是自己身邊的事物。
何時才能實現諾言呢?

(重發) {家教//王女}永遠的誓言 3


注意!有原創角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炎之戰士?那是什麼...身份?]
看到日郎一副不想說明的樣子,獄寺憤怒的提醒:
[不想說就拿不到你想要的....]
話還沒說完,日郎突然被往前撞飛,跟著撞他的東西一起往前滾了好幾圈,驚嚇讓日郎的頭髮和眼睛都變回黑色。
[恰比?你的背上?!]
山本驚訝不已,不只是因為他的部下突然一頭撞飛眼前好像不是人類的人,還有因為他部下的背上竟然長出一對白色的翅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衝過頭啦恰比!日和見先生求求你幫幫瑪德蓮姐姐!拜託你恰比!]
看著眼前嬌小的女生誠懇的土下座,日郎覺得頭暈目眩的症狀好像變嚴重了...
[等等,你是誰?]
[我是瑪德蓮姐姐的義妹恰比...]
恰比抬起頭,目光剛好瞄到大廳中的守護者們,也看到她的直屬上司一臉訝異看著她,她猶豫一下還是繼續說下去。
[...也是山本先生的部下。瑪德蓮姐姐說過你的事,她來找我時分部被襲擊,有人抓走她恰比!]
說到這恰比簡直快哭出來了,對她來說瑪德蓮姐姐就是她的家人啊!不管如何都一定要把她救出來,即使會因為暴露自己不是人類而被趕出彭哥列,只可惜她把彭哥列當做第二個家了,她也好喜歡這個家...嗚嗚。
山本聽完恰比所說的話,轉頭無聲的詢問綱吉。而綱吉就目前亂七八糟的狀況,按了按太陽穴,先揮手把了平招過來吩咐他收拾殘局,並且讓庫洛姆去解除緊急狀態,再邀請搖搖晃晃站起來的日郎一起來開會:
[看來我們需要和平的討論目前發生的事。]
言下之意就是:獄寺和六道骸你們別再對著日郎丟眼刀啦!
經過一個小時多的解釋和說明,大家終於搞清楚所有的事。
原來把棺材偷走並送給彭哥列的人是一個遊走在魔界和人間的研究員--蛇男,之前因為想研究日郎的淨火而跟日郎槓上,又發現死氣之炎後簍次偷襲有死氣之炎的人,搞的天翻地覆到彭哥列殲滅蛇男的組織,卻依然無法把主謀--也就是蛇男揪出來。
大概是想來個漁翁得利,所以才想讓日郎跟彭哥列發生衝突,順便在日郎襲擊彭哥列時把離開庇護的瑪德蓮給抓走好研究(這讓日郎心裡很想揍蠅男)。
恰比的血統有一半不是人類,可是從小就跟著是人類的父親,所以習慣隱藏另一半的血統。父親因為意外去世後,遇到瑪德蓮好心收留成為孤兒的她,直到加入彭哥列。
而日郎最近才消滅完魔界部分的組織,人界的組織卻因為涉及到許多地方憑日郎一個人沒錢沒地位,搆不著。
[沒錢沒地位?kufufu~你不是惡魔嗎?]
六道骸翹起二郎腿,嗤之以鼻的抨擊日郎的解釋,暗示對方有惡魔的手段卻不用。
[我不是惡魔,沒有能力一下子就收服對方毫不懷疑的做任何事,而且就人界來說,我是個死人。]
里包恩聽了日郎的話,用敘述句問了一個問題:
[你原本是人類。]
日郎的表情一片空白,像是在回想又像在思考,過了一會兒才輕輕回答一句,聲音溶解在空氣中,說不清的認命。
[再也不是了。]

(重發) {家教//王女}永遠的誓言 2

[骸,弄好了嗎?]
辦公室裡綱吉坐在沙發上,尋問突然出現在門口旁的六道骸。
[kufufufu~小意思,就等"客人"上門啦。]
門被推開,庫洛姆站在門口向綱吉報告:
[Boss,一切都準備好了。]
[嗯。]
庫洛姆向綱吉低頭行禮後就關門離開了,整個辦公室裡一點聲音都沒有,窗戶外清晨的天空逐漸染黃,突然間一聲巨響傳來,一個部下急忙的衝進來大叫:
[首領!前門有人入侵!]
[怎麼進來的?]
[對方直接開卡車撞進來!]
綱吉立馬站起來跑到大廳,就看到一輛小卡車翻倒在大門口前的草坪上,有個黑髮青年雙手持單手斧跟山本對峙,金屬碰撞產生的火花到處飛舞。
山本伏低身體向前,右手揮刀一個橫斬,揮到一半換手,導致對方的腹部被突然加速的刀子砍出一道深深的傷痕。
青年一個跙咧往大廳門口連滾帶爬的進來,左手的斧頭落在門口外,傷口開始冒煙癒合,一抬頭就因為庫洛姆和六道骸的幻術愣在原地。
地板上血紅色的液體流竄,蓮花從地板長出纏住青年,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刺激著鼻腔。
青年低頭盯著纏在身上的蓮花,眨了眨眼睛,好像在確認是不是真的,接著咬牙往前邁出步伐,幻術似乎影響不大,但是動作變遲鈍了。
獄寺在山本的掩護下朝他扔出炸彈,青年抬起左手護頭,右手的斧頭抵住山本的日本刀,不料一把三叉戟從山本旁邊向青年突刺,一擊貫穿腹部直接把人釘在門上。
[咕嗚!]
[kufufu...你還是先乖乖的別亂動,否則我可能會不小心失手把棺材燒掉喔~✩]
本來在掙扎的青年立刻停止動作看向站在大廳另一側,六道骸手裡點著打火機,棺材放在腳邊。
青年看了突然開口反駁六道骸:
[那是假的,我看的出來。]
聽到青年的話,六道骸瞇起眼睛盯著他,不屑的嗤笑一聲:
[露出本來的面目吧,現在這副模樣不是真正的你吧。]
青年停頓一下低頭握住三叉戟,下一刻雙手冒出火焰把三叉戟融化,頭髮也在火焰冒出來的一瞬間變成白色。
青年面無表情的抬起頭,原本幽黑的眼眸變成淺黃色,細長的瞳孔像貓一樣鑲嵌其中,眼神透露出刺骨的寒意,讓大家在心裡倒抽一口氣。
[還給我。]
站在六道骸旁邊的綱吉往前走了一步,在青年的瞪視中微微一笑,開口提醒他:
[是不是該先自我介紹?我還不知道如何稱呼你呢!]
青年看著霸氣十足的綱吉,似乎看出他才是領導者,但開口又是同一句話:
[還給我。]
[你這傢伙!]
聽到無視青年綱吉的問題,獄寺恨不得把炸彈都丟在他的臉上。
[棺材會還給你的,但是何時才還就看你了。]
綱吉抬手示意山本安撫獄寺的情緒,給出暗示性的回答。
青年審視綱吉一行人,又瞧一眼纏繞在武器上的屬性火焰,似乎在評估對方有沒有能力負擔得起他報出名號的後果。
而全部都看在眼裡的里包恩從暗處走出來,靠在綱吉身後的門邊,不爽的開口諷刺青年:
[你以為身為黑手黨的彭哥列對付不了惡魔嗎?現在被逼到絕境的是誰?]
青年聽到里包恩的話看了他一眼,視線又回到綱吉身上。
[莉莉安奴小姐的炎之戰士--日和見日郎。]

(重發) {家教//怪物}永遠的誓言 1

二天後---

在會客室,強尼二拿著儀器掃描躺棺材裡的[客人],驚嘆和疑惑的嘀咕聲不斷。
[嗯…太不可思議了!竟然有這種性質的火焰,看來對方來頭不小。]
綱吉的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旁邊的山本見狀用輕鬆的語氣稍微緩和房間裡的凝重。
[嘛~不管怎樣都一定有方法解決的,要不要先說明一下?。]
[先等一下,死麻雀和鳳梨混蛋沒出現啊!這是無視十代目嗎!]
下一秒窗戶旁浮現出六道骸的身影,冷笑的看向暴躁中的獄寺,三叉戟在手上轉來轉去。
[kufufufu~誰說我是鳳梨的啊~?]
[怎樣!鳳梨混蛋!]
[好啦好啦,獄寺你就別生氣嘛,反正又還沒開始說明。]
[敵人來的話就極限的解決!]
[藍波大人想吃糖果~]
眼看場面一片混亂,綱吉無奈的嘆息著:
[好了,現在先聽強尼二的說明,恭猊我會再另行通知。]
所有人瞬間閉嘴看向強尼二,強尼二停止手中的動作開始說明:
[首先,這個棺材裡面的人可以說是一個容器,儲存大量火焰,屬性大部分是嵐,雨兩種。]
一開始就是個爆炸性的說明啊,綱吉頭痛的按了安太陽穴。
[奇妙的是,六種屬性被大空的火焰包覆之外,]
強尼二邊講邊拿起旁邊藍波揉的紙團握在左手,右手包住左手。
[還有一層薄弱的火焰包在更外面吸收裡面的能量,但吸收速度卻很慢。疑惑的是---這種火焰不屬於七大火焰的任何一種,嗯…未知的火焰。]
[未知?確定?搞不好是那些繃帶的...]
獄寺不可置信的反問,其他人也是一臉不可思議。
[不是復仇者的黑色火焰,是白色的。]
強尼二搖頭,伸手把紙團丟掉,指向棺蓋內側的文字:
[這段文字也是未知語言,只有下面一行是日文。]
[極限的寫了什麼?]了平好奇的問強尼二。
[應該是這個人的名字--莉莉安奴.馮.菲尼克斯]
強尼二看向棺材裡看起來二十幾歲的女人,一頭金色長髮,黑色洋裝,雙手相扣放在肚子上,表情平靜得像在睡覺一樣。
獄寺突然低頭左右互看棺蓋和棺材裡的人,左手摸著下巴。
[等等,好像在哪裡看過菲尼克斯這個名字...]
[咦?]
除了綱吉和六道骸,所有人都轉頭看向獄寺。而綱吉看到六道骸的紅色眼睛微微發光,他覺得六道骸在緊張...還是興奮?六道骸注意到綱吉的視線,開口解釋為何他遲到。
[來之前調查那個運貨人,發現他們根據地的人都死了,只剩一個半瘋的男人,里包恩在打聽把貨送給彭哥列的人,不過...似乎找不到,對方好像不是人喔。]
綱吉的直覺告訴他,雖然六道骸似乎不是非常清楚,但說中對方的身分。
[神話中有提到這個名字...菲尼克斯--]
獄寺抬頭看大家一眼,視線停在綱吉身上,讓綱吉突然覺得不太想知道答案。
[是不死鳥,也就是不死的象徵。]

--------------------------------------

黑髮青年穿著白襯衫和黑色褲子,提著一個公事包,黑色西裝外套掛在手臂上,像個上班族走在小巷子。天色還未亮起,青年身後突然出現許多蝙蝠。
[有什麼事嗎?令裡。]
青年轉過身,蝙蝠群化身為一個長髮女人,黑色長筒襪配短裙和胸前的波濤洶湧讓許多人留戀,散發出來的氣場更是連女性也為之傾慕。
[一個人闖入別人家的總部似乎不是個明智的舉動,但你還是會去吧。]
[嗯,我答應過她了。倒是令裡有事才會找我吧。]
雖然是疑問句,但青年的語氣卻是肯定句。令裡見狀勾起一個覺得有趣的微笑
[小偷是現在其中一個王族的部下,我已經處理掉了。]
[謝謝。]
青年微笑的向令裡道謝,而令裡盯著他的臉好一會兒,問了一句:
[還會見面嗎?日和見日郎。]
青年--也就是日郎,淡然的看著令裡:
[或許會,或許不會。]
隨後轉身離開巷子。
令裡目送日郎直到看不見背影才化為蝙蝠群。
[去睡個美容覺吧。]